报告显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规模有所提升

报告显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规模有所提升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金融需求与融资约束调查报告》发布——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规模有所提升
   经济日报社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课题组

  调查报告显示,新型经营主体的土地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大,生产性金融需求旺盛。新型经营主体主要面临供给型信贷约束,实际获得的信贷有所上升,但仍面临信贷规模与资金缺口不匹配、贷款期限与投资期限不匹配问题,新型经营主体融资困难主要可以从新型经营主体自身和政府财政金融政策等方面寻找原因。未来,建议通过创新农村金融信贷产品、开展信贷支农行动、探索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改革等手段,解决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问题——

  当前,了解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状况,对于及时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金融需求、缓解融资约束,进而推动实现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前,我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金融需求与融资约束状况如何,融资困难因素有哪些,信贷约束对新型经营主体生产经营产生了哪些影响,需要深入探究。

  实际贷款额上升但仍存资金缺口

  调查发现,共有114个合作社(总计705个有效样本)和174家龙头企业(总计366个有效样本)受到总体信贷约束,其中29个合作社和43家龙头企业受到需求型约束,85个合作社和131家龙头企业受到供给型约束。

  什么是供给型信贷约束?报告采用3种机制来识别。第一,金融机构基于非能力因素所实施的信贷配给,导致申请贷款被拒绝,包括“担保能力差”“自身经营状况差”;第二,经营主体所获得的信贷额度“不能满足需要”,或者经营主体获得贷款遇到了一定困难;第三,获贷农户实际获得的最大一笔正规贷款规模小于其期望贷款规模。满足上述任意一个条件则被视为受到“供给型信贷约束”。

  新型经营主体获得贷款的比重较普通农户更高。2017年有17.34%的受访家庭农场/大户获得了借贷款,比普通农户高2.47个百分点;分别有31.62%的受访合作社和40.71%的受访龙头企业在近3年获得过正规金融机构贷款,分别比普通农户高16.75个和25.84个百分点。在获得过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经营主体中,受访家庭农场/大户2017年平均获得的贷款金额为33.32万元,是普通农户的3.84倍;受访合作社和龙头企业在近3年获得的最大一笔贷款平均金额分别为85.04万元和610.47万元。

  但是,新型经营主体面临着更为严重的经营资金缺口问题,尤其是龙头企业。调查发现,分别有18.87%的家庭农场/大户、26.40%的合作社和68.49%的龙头企业存在经营资金缺口问题,比普通农户分别高出4.17个、11.7个和53.79个百分点。即使在获得正规信贷的经营主体中,仍分别有26.20%的受访家庭农场/农户、33.49%的受访合作社和43.24%的受访企业贷款资金无法完全弥补资金缺口,较普通农户分别高出5.69个、12.98个和22.73个百分点。新型经营主体存在着更普遍的贷款金额无法填补经营资金缺口现象。

  纵向比较来看,新型经营主体的信贷规模与资金缺口不匹配问题有所缓解。由于2017年受访家庭农场/大户中存在经营资金缺口的比重较上一年度略微下降了0.43个百分点,获得贷款的受访家庭农场/大户平均信贷规模较上一年度增加了18.28%。因此,2017年度在获得贷款的受访家庭农场/大户中,有26.20%的经营主体仍存在资金缺口无法填补问题,虽较上一年度下降了4.23个百分点,但仍比普通农户高出5.69个百分点。

  多数新型经营主体面临着贷款期限与投资期限不匹配问题。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合作社和受访龙头企业在近3年获得的最大单笔贷款平均贷款期限分别为1.81年和2.42年,贷款期限在1年以内(含1年)的受访合作社比重达70.05%,贷款期限在1年以内的受访龙头企业比重达51.39%,皆超过半数。由此可以看出,新型经营主体中存在着投资期限与贷款期限不匹配现象,面临着不得不将短期贷款用于长期投资问题。

  借款需求主要面向生产经营

  新型经营主体的土地投资规模较普通农户明显更大。首先,调查发现合作社是土地经营总面积最大的新型经营主体类型,平均土地经营面积达到了2296.40亩;其次是龙头企业,2016年受访企业平均土地经营规模为783.24亩;最后是家庭农场/大户,平均土地经营规模为152.42亩。

  新型经营主体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较普通农户更大。龙头企业是固定资产规模最大的新型经营主体,受访企业平均固定资产价值为8.89亿元;受访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大户平均固定资产价值分别为200.66万元和38.74万元。

  由于投资回收期较长,新型经营主体面临着更严重的资产流动性约束问题。受访普通农户固定资产总投资回收年限几乎为0,新型经营主体则面临着固定资产投资收回年限较长、存在资产流动性约束问题,尤其是龙头企业回收年限达到了0.67年,有21.38%的受访龙头企业固定资产现有总投资回收年限超过了2年。此外,合作社和家庭农场/大户回收期限分别为0.54年和0.42年。

  相比于普通农户,新型经营主体主要发生的是生产性借款。2016年度和2017年度受访家庭农场/大户的所有借入款中分别有91.26%和88.53%属于用于以农林牧渔业生产为主的生产性借款,分别比普通农户高出61.11个和54.75个百分点。在生产性借款中,47.58%的受访企业将借贷资金主要用于扩大生产规模,如引进新技术和新品种、进一步投资和收购原材料等,比合作社高出30.82个百分点。合作社的生产性借款用途呈现分散化和多样化的特点,比较合作社和龙头企业两种类型受访主体中各自排名前三位的生产性借款用途占比之和,合作社前三位生产性借款用途(由高到低分别是:购买化肥、饲料、农膜等生产资料,基础设施建设和购买机械设备)占比之和为66.21%,低于龙头企业18.46个百分点。

  自身原因和外部环境导致融资难

  调查显示,自身原因和外部环境导致了融资困难。其中,自身原因一是自有资金比重高,名义信贷需求不足。受访合作社和受访企业中在成立时自有资金投入占总投资额的平均比重分别为81.74%和78.58%,自有资金比重普遍较高。比较获得正规金融机构贷款和没有获得贷款的新型经营主体可以发现,在曾经获得贷款的受访合作社中,平均初始自有资金投入占比为71.24%,比没有获得贷款的合作社低15.37个百分点。

  二是期限长的资金需求难以满足。对于实际获得贷款的受访合作社,其获得的最大单笔贷款平均期限为1.81年,预期贷款平均期限为3.86年,是实际贷款期限的2.13倍;对于实际获得贷款的受访龙头企业,其获得的最大单笔贷款平均期限为2.42年,预期贷款平均期限为4.19年,是实际贷款期限的1.73倍。同时,实际获得贷款的受访合作社和受访企业中分别有57.80%和66.43%的经营主体存在实际贷款期限短于贷款预期期限情况,因此,多数新型经营主体实际获得贷款期限低于预期。

  三是财务管理水平低。受访家庭农场/大户中仅有31.63%的经营主体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开展会计核算,尽管这一比重较普通农户高出近20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仅有399个受访合作社(占有效样本的56.52%)设有专职会计,349个合作社(占有效样本的49.43%)设立了成员资金账户,记录成员与合作社的经济往来。

  在外部环境因素中,一是农业保险发展滞后。首先,农业保险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的覆盖面相对较窄,在受访新型经营主体中,分别只有24.70%的家庭农场/大户、33.10%的合作社和30.68%的龙头企业购买了农业保险。其次,现有农业保险产品投保范围小、补偿率低,难以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投保需求。在未购买农业保险的新型经营主体中,分别有83个受访合作社(占未办理保险有效样本的31.44%)和51家受访企业(占未办理保险有效样本的30.54%)因为灾害少不需要农业保险。

  二是农地经营权抵押在实践中遭遇困境。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7年,在获得过正规金融机构贷款的新型经营主体中,分别只有19个受访合作社(占有效样本的7.95%)和24家受访企业(占有效样本的15%)获得过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

  信贷宽松有利于生产运营

  在受访新型经营主体中,获得贷款的家庭农场/大户中采用设施农业(日光温室、塑料大棚)的比重为37.10%,比未获得贷款的家庭农场/大户占比高出2.06个百分点;在获得贷款的合作社中,采用农业标准化生产的比重达到了60.27%,比未获得贷款的合作社占比高出了11.86个百分点;在获得贷款的龙头企业中,采用农业标准化生产的比重达到了83.22%,比未获得贷款的企业占比高出17.12个百分点。

  此外,在是否采用电商平台销售的问题上,获得贷款的受访新型经营主体也明显更多地采用电商这一新型销售形式。在获得贷款的家庭农场/大户中,开始涉及电商形式销售的受访经营主体比重较未获得贷款的家庭农场/大户高6.22个百分点;7.80%的获得贷款受访合作社已经开始采用电商销售,比未获得贷款的合作社比重高2.09个百分点;44.97%的获得贷款的受访企业已经开始采用电商销售,比未获得贷款的龙头企业占比高21.89个百分点。

  由此可以看出,获得贷款的新型经营主体因信贷约束相对较为宽松,在生产层面能够有更为充裕的运营资金开展设施农业建设或标准化生产,在销售层面也能够开展电商平台搭建等销售渠道升级工作。

  多措并举缓解融资难

  为了缓解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建议从以下方面入手。第一,创新农村金融信贷产品,迎合新型经营主体的生产性借款需求。2017年,《关于加快构建政策体系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意见》中提出,要“改善金融信贷服务”和“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产品和服务”,这一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应该切准当前新型经营主体的金融需求主要集中于生产性借款这一现实条件,有针对性地设计相应的金融产品。

  第二,进一步开展信贷支农行动,完善财政税收政策,着力解决新型经营主体“两个不匹配”问题。由于问题主要是由于新型经营主体有别于传统经营方式,对土地和固定资产的投资规模和期限都有所增加。因此,需要加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支持力度,针对不同主体,综合采用直接补贴、政府购买服务、定向委托、以奖代补等方式,增强补贴政策的针对性实效性,使农机具购置补贴等政策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倾斜。

  第三,适度放开多种抵押贷款限制,解决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难的信贷约束问题。由于农业保险发展滞后和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难以真正实行等金融门槛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经营主体的信贷获得,因而有必要更积极地探讨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的未来处理,积极推动厂房、生产大棚、渔船、大型农机具、农田水利设施产权抵押贷款和生产订单、农业保单融资,同时鼓励发展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稳步扩大农民合作社内部信用合作试点。

【编辑:陈海峰】

面对医保局“灵魂砍价”,外企为何能照单全收?

面对医保局“灵魂砍价”,外企为何能照单全收?

  全球最低价格

  医保局专家“灵魂砍价”的视频今天彻底火了。

  简单几个来回,就让药企把报价从5.62元一路降到4.36元,这幅度跟“双11”相比也不差多少。

  那么问题来了:外企为什么愿意接受“灵魂砍价”?

  喜大普奔

  昨天晚上,国家医保局、人社部公布了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将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

  这个名单最突出的特点就一个:大降价。

  通过谈判,97种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乙类药品范围,其中新增药品70种,价格平均降幅达60.7%;续约药品27种,价格平均也下降了26.4%。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

  

  发 刘昌松 摄

  用国家医保局的话说,多个全球知名的“贵族药”开出了“平民价”,进口药品基本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

  这么一来,如果按50%的实际报销比例算,患者个人自付比例将降到原来的20%以下,有些药品的自付比例可能会低到原来的5%。

  这对患者来说太重要了。

  纪录片《人间世2》里,有位美丽女博士的故事令人心酸。被诊断为乳腺癌晚期后,她专程跑到香港去买一种靶向药。这药一盒3万块钱,21粒,每粒1400块。

  但即使这样,不幸的她仍然比很多人幸运,因为这种天价药他们根本吃不起。这次不少进口药物降价,意味着更多人获得了生的希望。

  这对国家来说也很重要。据国家医保局初步测算,按照70个新增药品2018年在各地的招采价计算,这些药品2020年总销售额将达到285亿元,而谈判过后,实际支付的总费用将降至99亿元。

  福利不只降价而已。从药品种类看,这次谈判成功的进口药覆盖范围很广,大多是最近几年甚至2018年才上市,而且疗效不错的新药,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10多个临床治疗领域。可以说,不少救命药都在里面。

  比如默沙东公司的艾尔巴韦格拉瑞韦片。这是一种丙肝特效药,主要用于治疗基因1、4型慢性丙肝。而中国丙肝患者约有56.8%是基因1b型,艾尔巴韦格拉瑞韦片可以为患者提供更多药物选择,提高丙肝治愈率。

  再比如,强生公司的抗结核新药贝达喹啉被纳入医保目录,给广泛耐药和耐多药结核病患者的治疗带来了新希望;波生坦、麦格司他等药品的谈判成功,使肺动脉高压、C型尼曼匹克病等罕见病患者摆脱了目录内“无药可治”的困境。

  除了救命药,这份名单里也有不少“家常款”,比如治便秘的芪黄通便软胶囊,治咳嗽吐痰的痰热清胶囊等。上至大病、重病、罕见病,下至头疼脑热,名单里的药品都涵盖了。

  惊心动魄

  这福利来得实在太不容易。

  治大病、重病的新药意味着什么?前期研发投入大,技术含量高,卖得贵。治罕见病的药意味着什么?需要用到这些药的患者相对很少,想不亏本不能靠规模经济效应,只能靠卖得贵。

  这种情况下,这些救命药在中国价格居然能降这么多,甚至到全球最低价的地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外企为什么愿意把价格一降再降?

  这背后,国家医保局和他们的专家团队居功至伟。

  一颗10毫克的药片,公司最初报价5.62元,专家一句“这个价格还是有距离的”,直接把价格砸下9毛钱到4.72元,后来又降到4.62、4.5元,这时候已经比韩国还低了。

  专家不紧不慢来了句“现在是我们整个一个国家在跟你谈”,价格降到4.4元,全球最低。

  这就结束了吗?没有,专家放出了终极大招:“4.4元4太多,难听,再便宜点”……

  于是价格愣是降到了4.36元,比最初报价低了足足一块多。

  如果单纯看这个片段,砍价好像几个回合就能轻松搞定。

  但实际上,谈判成功离不开大量精细周密的事前准备,离不开一连串高强度的工作。

  “其实跟企业一样煎熬,”参与谈判的专家用“惊心动魄、压力山大的三天”来形容。

  正是这样一分一分的砍价,才让大批救命药价格出现了60%以上的降幅。

  其实,这也不是国家医保局第一次施展“灵魂砍价”了。自2018年成立以来,国家医保局共进行了2次价格谈判,当年9月抗癌药专项谈判中18个谈判品种谈成了17个,药品整体降价幅度高达56.7%。可以说,为了患者利益,政府一直在“锱铢必较”。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市场实在太诱人了,不由得外企不竞相“折腰”。

  中国总人口数全球第一,中等收入群体数量也是全球第一。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意味着海量的商机和无限的可能性,任何一家企业都没法不心动。

  这也是医保局专家们在谈判中反复强调的一点。比如视频里专家就提到,“中国市场这么大”,“韩国多少人口,在中国有多少?”

  查了一下。韩国人口5200万。

  中国呢?接近14亿。

  在这点上,完。全。没。有。可。比。性。

  希望深耕规模庞大的中国市场,使外国药企愿意接受难以想象的低价。

  诺华肿瘤(中国)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表示,能给中国非常优惠的价格,也是因为公司在中国的市场越来越大,并且看到了中国政府的决心,这些积极的信号都使得公司总部相信能够“以价换量”。

  实际上,一旦被纳入医保,经济效益相当可观。

  2019年5月,中金公司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统计了美罗华、赫赛汀、安维汀和诺合力四个2017年度被纳入医保价格谈判体系的明星药品的销售情况。

  数据显示,虽然这四种药物纳入医保后分别有29%—65%不等的降价,但由于销量大增,2018年实际销售金额同比分别增长了13%、48%、74%和120%。

  从这个角度来看,“灵魂砍价”是件多赢的好事。一方面,中国患者得了更多实惠;另一方面,全球药企也获得了更大发展空间。

  不只是药。为了让老百姓有更高的生活品质,这些年来国家一直在想方设法扩大进口,让更多全球好物服务于中国民众。

  相信有庞大的市场打底,加上专家们的“灵魂砍价”,今后更多福利值得期待。(李晓喻)

  

【编辑:张燕玲】

拿破仑曾用长靴被拍卖,成交价约90万元

拿破仑曾用长靴被拍卖,成交价约90万元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博雅琪】俄罗斯《消息报》援引法国巴黎德鲁奥(Drouot)拍卖行29日的消息称,一双被认为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曾穿过的靴子已被拍卖,成交价达11.7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0.7万元)。

《消息报》称,德鲁奥拍卖行29日在其官方推特上发文透露,“拿破仑那双著名的靴子刚刚被拍卖,售价11.7208万欧元。”↓

《消息报》还援引法国历史学家的话介绍说,这双黑色皮马靴据说是拿破仑最后一次流放圣赫勒拿岛时所穿,大小为40码。俄罗斯网“Gazeta.ru”透露,拿破仑买下这双靴子时,只花了80法郎(约合人民币562元)。

德鲁奥拍卖行表示,虽然现在还难以证实这双靴子是否属于拿破仑,但它与记载中拿破仑给鞋匠提出的要求描述相符。

圣赫勒拿岛距非洲西海岸约2000公里,由于位置偏僻,直到16世纪才被一位葡萄牙航海家发现。1815年6月,叱咤风云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因滑铁卢的惨败而被迫退位,获胜的反法联盟各国为防止其东山再起,把他流放到遥远而荒凉的圣赫勒拿岛上。当时这块弹丸之地属于英国东印度公司,人烟稀少,萧条荒凉。拿破仑一行被安置在东印度公司员工的“朗伍德别墅”内,他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别墅四周12公里内。拿破仑在这里度过5年多的流放生涯,于1821年去世,死因至今是“谜”。

责编:周璇

英国大选难治“脱欧”之伤

英国大选难治“脱欧”之伤

10月28日,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外,行人经过欧盟旗帜、英国国旗和支持英国“脱欧”的标语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当天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欧盟27个成员国已同意英国提出的将“脱欧”期限推迟到2020年1月31日的申请。新华社/美联

12月12日,英国将举行大选,比预定时间提前了3年。在“脱欧”拖到各方都快要失去耐心的背景下,此次大选被认为意义重大。约翰逊政府期待大选能实现“破局”,反对党为拉拢选民不遗余力,外界则指望大选能为“脱欧”带来好消息。然而,对于英国的未来,唯一确定的仍然是不确定性。回望来时路:自“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眺望前方景,大选也难以治愈“脱欧”之伤。

“‘脱欧’仍具不确定性”

“此次大选的结果不难预测。从目前情况看,如果不出现意外,保守党能赢,当然优势可能比较微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洪建对本报记者说,“在约翰逊政府眼中,提前大选是‘破局’的手段,因为不进行议会中的大洗牌,约翰逊政府的快速‘脱欧’就无法实现。目前民意对立严重,他不再指望通过讨好选民拿到多数票,而是以明确的立场为旗帜号召选民。目前看来,相对于工党的立场不够鲜明,约翰逊政府的策略比较成功。”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脱欧”的前景会明朗起来。

崔洪建补充:“这是被‘脱欧’倒逼出来的大选。但是,除非保守党以绝对多数胜出,从而能主导议会通过首相约翰逊的‘脱欧’方案,否则,‘脱欧’仍然具有不确定性。”

“约翰逊曾表示,‘脱欧’过渡期不会延长至2020年以后,但这种说法是不现实的。我们认为,英国与欧盟就未来贸易协议的谈判可能会需要更长时间,且必须有所妥协。”景顺首席环球策略师克里斯蒂娜·霍珀认为,妥协之处在于英国要么延长“脱欧”期限,要么会在过渡期结束时没有任何协议地脱离欧盟,因此无协议“脱欧”的情形仍有几率出现。

英国大选的选情也仍在变化中。民调机构ICM为路透社进行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英国首相约翰逊所属保守党相较在野工党的支持领先幅度已在缩小。根据11月25日公布的民调结果,保守党的支持度下降1个百分点,成为41%;工党则上升2个百分点,来到34%。“本次大选是英国1923年来首次在12月进行选举,也将是多年来最难预测的大选之一。”这是许多英国媒体对此次大选的评价。

“一个危险的烂摊子”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发表言论称,英国现在是一个危险的烂摊子。无论是科尔宾领导的工党,还是现首相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都不应该赢得12月12日的议会大选。他甚至指出,两个党派都只是在兜售幻想,“真是一团糟”。

自举行“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真的很受伤。

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比尔·迪维迪表示,英国“脱欧”带来的政治僵局拖累了英国经济,造成的损伤正在增加且更加难以扭转。公投以来,英国消费增长从2015—2016年的3.3%的平均水平下降,2017—2019年仅为1.7%。2019年英国增长预期为零,远低于2015—2017年3.0%的平均水平。

英国的对外关系也遭遇巨大压力。最近,美国和澳大利亚等15个国家抱怨说,“脱欧”僵局影响了他们与英国之间的贸易,要求英国及欧盟进行赔偿。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则警告称:只有作为欧盟的一部分,英国才能扮演全球性角色。“脱欧”后英国将沦为“二等国家”,再难参与大国竞争。

“从经济角度看,‘脱欧’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终止了英国经济的增长势头。英国经济虽然没有出现断崖式下滑,但是,增速从公投前在欧盟名列前茅到如今几乎垫底。从社会角度看,不稳定性增加。‘脱欧’占用大量资源,导致许多英国本来该做的发展经济的大事无法推进。从国际影响力角度看,‘脱欧’让英国拥有更多自主权,却失去了欧盟集体谈判的倍增效应和主动权。不能和欧洲其他国家抱团,英国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究竟还有多大,令人存疑。”崔洪建说。

“前景难言乐观”

过去3年多来,英国民众在彷徨中度过。令人沮丧的是,这条路还看不到尽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今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3%下调至1.2%。事实上,受“脱欧”久拖不决的影响,近期英国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均表现不佳,服务业、制造业、企业投资等实体领域下滑。分析普遍指出,即使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大选中如愿胜出,他接下来仍会面临包括资本外撤和贸易困境引发的额外经济冲击,英国经济前景难言乐观。“而且,‘脱欧’后的关税上升直接影响民众对未来生活的预期趋于悲观。”崔洪建说。

“分裂”如今已经成为英国的心头之痛。“围绕‘脱欧’还是‘留欧’,‘硬脱欧’还是‘软脱欧’,英国社会出现了界限分明的民意对立。”崔洪建说。此外,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问题也不容乐观。有望赢得苏格兰议会多数地位的苏格兰民族党计划在2020年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多数苏格兰人在2016年公投中支持留欧,因此,一旦英国“脱欧”,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将极不乐观。而新版“脱欧”协议要在北爱尔兰和大不列颠之间建立新的海关边界,过去模糊处理的边界问题必须清晰化,也很可能造成北爱尔兰局势重新动荡。

“大选之后,英国需要集中精力采取措施弥补‘脱欧’带来的损失,比如推出优惠政策、优化投资环境等。”崔洪建说,“外交上,也需要英国更加灵活。”

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路。正如英国《镜报》引用的英国前首相布朗的话:“仅靠一场大选是无法修复英国日益加剧的分裂格局的,我们可能要用一整代人的时间来使国民生活恢复常态。”(本报记者 张 红)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1月30日   第 06 版)

责编:张荣耀

马上,35000!

马上,35000!

  记者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获悉,12月1日,我国中原地区三条高铁将集中开通,分别是京港高铁商丘至合肥段、郑州至阜阳高铁(郑阜高铁)、郑州至重庆高铁郑州至襄阳段(郑渝高铁郑襄段)。到今年年底,我国铁路营业里程将达到13.9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铁3.5万公里,居世界第一。

  京港高铁商合段线路全长378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初期运营时速300公里。开通运营后,阜阳市、亳州市接通高铁,安徽省16个省辖市全部实现动车通达。

  中铁十一局商合段项目负责人介绍,商合段全线采用500米长钢轨铺设,按一次性铺设、跨区间无缝线路设计,高铁轨道的精度堪比发丝,有效地防止钢轨的热胀冷缩,减少列车与钢轨接头的震动,保证高速列车的行驶更加安全,旅客乘坐更加舒适。

  京港高铁是我国“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中的重要“一纵”。此次开通的商合段,北端在商丘与徐州至兰州高铁衔接,中端在阜阳与同步开通的郑州至阜阳高铁交会,南端在合肥与合宁高铁、合福高铁、合蚌高铁、合武高铁连通,将进一步完善中部地区高速铁路网络,缩短沿线城市间时空距离。

  郑阜高铁全长276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初期运营时速300公里。

  国铁集团有关负责人说,郑阜高铁建成通车后,结束了周口不通高铁的历史,将进一步完善区域高铁路网结构,加快形成河南“米”字形高铁格局。郑阜高铁沿线的阜阳、周口是我国务工人员输出集中地区,也是脱贫攻坚主战场。郑阜高铁的开通,将极大便利沿线人民群众出行,对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加快实现脱贫攻坚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据中铁北京局郑阜高铁项目负责人介绍,开工以来,项目部克服了大跨连续梁等重点结构物多、新型轨道板预制工艺复杂等难题,尤其在郑阜高铁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后,项目部通过成立组织机构、做好营业线施工防护等举措,确保了工程顺利开通运营。

  郑渝高铁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此次开通的郑州至襄阳段全长389公里,初期运营时速300公里。

  “作为连接我国中原和西南地区的重要客运快速通道,郑渝高铁完全按照当今中国铁路最高标准设计施工。”中铁二十局郑渝高铁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刘建新说。

  中国铁建铁四院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河南“米”字形高铁网的逐步实施和完善,有利于河南建成以郑州为中心的2小时高铁经济圈,覆盖我国中部地区近4亿人口的货物集散和消费市场,在全国经济发展的大格局中位置更加突出。

  郑渝高铁全线建成开通后,西南方向经重庆枢纽与成都至重庆高铁、重庆至贵阳铁路、拟建重庆至昆明铁路相连,东北方向经郑州枢纽与北京至广州高铁、徐州至兰州高铁、郑州至阜阳高铁相连,形成一条我国西南地区通往中原、华北地区的快速客运通道。

  记者 齐中熙

【编辑:陈海峰】